郵箱登錄 | 所務辦公 | 收藏本站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首頁 計算所概況 新聞動態 科研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技術轉移 研究生教育 學術出版物 黨群園地 科學傳播 信息公開
計算所概況
計算所簡介
所長致辭
現任所領導
曆任領導
學術委員會
計算所定位
院士專家
組織機構
曆史沿革
院所風貌
現在位置:首頁 > 計算所概況 > 計算所定位
關于計算所技術創新工作的幾點認識
【打印】【關閉】

  ——孫凝晖所長在計算所2017年度技術創新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計算所技術發展處整理)

  這次錦濤書記設計的會議形式挺好的,以前彙報工作的成分更多一點,這次真正是在研討了;胡偉武老師也給我們做了一次很好的報告,胡老師的報告其實百分之九十的內容我都聽過,但每次聽我都仍然覺得挺激動,這代表我們60後這一代人共用的一種精神,一種追求吧,雖然我倆說法不一樣,骨子裏的精神是一樣的。這種研討的方式也帶來很多的碰撞,MedicalNet就是很好的新想法,我們在精准醫療的點技術上有了不少積累,需要做出更有影響力的工作。

  我想談談這些天來調研、研討、思考得出的幾點新認識。

  第一,千萬不能忘記國家戰略目標這個本

  我們始終不能忘記計算所的使命,無論做産業化也好,做分所也好,都要爲國家大的戰略目標服務。我想胡偉武老師今天的報告表達了一個觀點,就是他做企業賺再多的錢,也是手段,不能忘記國家核心技術自主可控這個目標,胡老師說做龍芯賺錢的話二十年就可以退休了,但沒三十年自主可控這個事幹不成。蘇州分所做人工智能也好,甯波分所做機器換人也好,我們辦分所的目的就是幫助地方經濟升級,引進新的産業形態,這是一個國立研究所來到地方發展的初衷,分所在發展過程中一定不能忘記這個國家戰略目標,蘇州分所要爲蘇州經濟的這一輪的轉型做貢獻。在宣傳上我們要注意,不要過分宣傳辦了多少企業,企業估值有多高,主要還是要強調對國家戰略的滿足,對國家做出的貢獻。

  我們這個IT學科比起科學院的很多研究所,一些做科學發現的所,做成一件事的價值鏈更長,需要熬的年頭更長,要有三十年的定力。剛剛李國傑院士的講話,對我們提出很高的要求,這個壓力好大,我們一步一步來吧,每一個分所每年都要向目標邁進一小步。我每次見到陳冰冰、黃晁這些分所所長就是想問問:這一年有沒有邁進一小步?只要一小步一小步的邁,三十年後大的戰略目標也許就完成了。

  今天中午石晶林帶我去看了他們在蘇州研制的電動自行車,小小的自行車裏面有計算,屏幕顯示跟特斯拉一樣,有控制,有通訊,有電機,有電池,看起來不起眼的電動自行車,集成了好多的關鍵技術。我們在工控技術領域,一方面要堅持跟日本德國等企業競爭,另一方面也要尋找新的突破口。歐洲人不會做電動自行車的,日本人不騎,美國人也不騎,但是整個長江以南的中國人,還有一帶一路上的東南亞的人,十億人都會騎電動自行車,可以作爲一個突破口,占領這個市場也許可以帶動無線通信芯片、智能電機、工控軟件的發展。

  第二,分所發展起來需要經曆三個階段

  這幾天時間我跑了幾個分所,前面兩天在太倉分所,今天在蘇州分所,會議之後再去南京。蘇州分所發展十五年了,這個老大哥分所一路走下來,有些規律性的東西值得其他分所去學習,它未來的發展道路可以作爲一個標杆來觀察。

  一個分所的發展大致需要經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要做地方經濟的技術服務平台和人才支撐平台。很多分所都要想一想,能不能在地方的小企業、民營企業發展需要人才的時候,能爲它提供服務,在它們需要技術平台的時候,能不能跟得上。我想在這個階段支持蘇州發展人工智能産業,和我們十五年前支持它發展芯片産業一樣,也要先把這兩個平台做出來,這是第一步,別的都可以往後放。

  第二階段,要有産業聚集。通過計算所自己創辦的企業和引進的企業,形成産業聚集效應,如果沒有一定的産業聚集,地方政府是不買賬的。産業聚集不一定要自己辦企業,要通過我們提供的好平台多吸引企業過來。企業紮堆了,我們也就好服務了。

  第三階段,通過園區建設形成具有産、學、研、用的小生態,沒有小生態分所很難持續地發展。其中,産是企業,學是自己或引進的學術人才,研是技術研發能力,用是推廣應用,園區是物理載體。

  有了這三步就能形成園區、資本、人才、技術的四統一,洛陽分所爲什麽短短時間就能發展起來,東莞分所爲什麽一直這麽火,都是做到了這四統一,有一些規律性的東西在裏面。蘇州分所作爲計算所的第一個分所經過15年的發展,這三步已經順利走完,發展人工智能産業怎樣完成這三步走,需要重新思考。

  太倉分所是一個新建的分所,今年也第五個年頭了,還有幾個分所跟它一樣都比較年輕,對新的分所我有兩點體會。第一,不融入當地的主流經濟,尤其是制造業,分所是不能生存的。這一點非常明確,相當于我們作爲一個國立研究所,不融入國家的重大需求,就根本不能生存,是一個道理。雖然我們的技術做的很好,但融入地方經濟是很難的,我們選擇建分所的地方都不是科技最發達的,但需求是最高的。我們要始終關注如何服務制造業,制造業是中國的命根子,每個分所都一定要牢記。第二,無論是企業、技術、人才,要牢記引進、引進、再引進。這一點錦濤書記在洛陽爲我們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做一個分所,引進資源、整合資源的能力一定要有。不光是分所,計算所本身也要牢記這一點,我們還落後,還不是世界一流,在追趕的過程中引進永遠很重要。

  第三,對人工智能重要性的理解

  最后,谈谈对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一些思考。我来到苏州才知道苏州已经建了人工智能的产业园,大家都还觉得人工智能是一个很虚的东西。这几天我也是边走边思考,人工智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AI”怎么一句话给地方领导和企业家说清楚。李院士说AI就是信息技术的非平凡应用,他把这个本质说清楚了。我跟苏州科技局局长转述了一下,更通俗一点,我说AI就是“IT3.0”。 IT1.0就是计算机产业,就是提高计算力,联想、曙光、华为、IBM、戴尔这些企业为用户提供的都是计算力,当时就叫计算机产业;IT2.0就是互联网产业,它提高的是连接度,BAT、Facebook、Google都是提高连接度,价值是连接度的平方,这是梅特卡夫定律告诉我们的,是IT技术和社交、购物、金融这些人类刚需的结合;AI 就是IT3.0,提高的是智能化程度,它是IT技术更深入、更广泛的跟产业、经济、社会的结合。

  第二個思考就是國家爲什麽把AI列爲高于雲計算、大數據、甚至網絡安全的國家戰略,它憑什麽能比雲計算、大數據、或是智能制造更得到中央的高度關注呢?蘇州轉型什麽都沒選,就把人工智能作爲産業發展的戰略。我想中央想這件事情的時候可能把它等同于互聯網去想的,人工智能的技術比互聯網有更廣泛的滲透性。要做互聯網應用的話,還需要有用戶的規模,還需要能方便的聯網,但人工智能不需要,它更容易滲透。領導人認爲我們在IT1.0計算機時代處于産業末端,在IT2.0時代能齊頭並進了,到IT3.0時代可以做到領跑了。發展人工智能的優勢不光要數據多,還要有好的算法、強的算力。我們中國人多、物多、場景多所以産生的數據肯定多,又善于搞算法。我跟工業園區的領導解釋中國人爲什麽擅長搞AI,印度人很聽話,幾百年的殖民地養成他們的文化就是聽話、合作,所以善于搞軟件,而我們中國的優勢就是算法,在算法人才上我們在全世界有比較優勢。

  第三個是關于計算所的人工智能發展戰略,山世光的報告非常好的給出了劃分,人工智能=A+B+C+D+E,計算所不光是寒武紀神經元網絡芯片,我們很多科研方向都包含在這個公式裏面了。第一層,C是指計算,D是指數據,我們的芯片、高性能計算機、大數據處理技術都是AI的基礎設施。第二層,AI的算法層,就是A和B,A是算法,B是知識,我們的智能信息處理方向、泛在計算、生物信息處理、知識庫,都在這一層。最後一層,E是生態與應用,我們的很多創業公司,在地方的很多園區,都在發展人工智能應用,形成人工智能技術平台。所以,計算所在人工智能上,技術鏈是非常完整的。

  計算所要在國家人工智能戰略裏面起到頂梁柱的作用,只要計算所把我們作爲技術引擎的作用做好,就有很大希望在新的一輪發展中,在2025到2030年繼續做一名卓越的領跑者。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所長信箱
 
京ICP備050028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