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登錄 | 所務辦公 | 收藏本站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首頁 計算所概況 新聞動態 科研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技術轉移 研究生教育 學術出版物 黨群園地 科學傳播 信息公開
計算所概況
計算所簡介
所長致辭
現任所領導
曆任領導
學術委員會
計算所定位
院士專家
組織機構
曆史沿革
院所風貌
現在位置:首頁 > 計算所概況 > 計算所定位
對計算所“十三五”規劃的思考
【打印】【關閉】

孫凝晖
2016年3月3日

  一、對科技促進經濟的認識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步入了新常态与新经济。十八大党中央提出了“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国家发展理念, 其中“创新”位列首位。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总体方案,还发布了关于优化学术环境的指导意见,中科院在“十三五”期间将启动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专项行动。

  一時間科技和創新成了高頻詞。作爲科研工作者,我們要充分認識到創新驅動發展的緊迫性,具有責任感和使命感,同時又不能在焦躁和焦慮中不冷靜、不沈著、不理性。我們需要在認識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現狀、尊重科技與經濟二者相互作用規律的基礎上,來分析我們“做什麽”與“怎麽做”。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給出了世界上189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數據,從1980年-2014年的統計數據來看,1986年美國的GDP是中國的15倍多,到2014年中國的GDP是美國的約60%;1991年日本的GDP是中國的8.3倍,到2014年中國的GDP已經超過日本近一倍;1987年中國的GDP是印度的1.16倍,到2014年中國的GDP已經是印度的5倍。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發展速度確實是舉世矚目。

  從人均GDP的角度看,如果不考慮美國、日本、德國這3個國家,2014年中國的人均GDP(7581美元,全球排名79)與世界平均水平相比已經相差無幾(7943美元)。從人口總數看,世界上約70億人口,有大約78個國家的19.2億人口(約2/7),人均GDP超過中國,有大約110個國家的40.4億人口(約4/7),人均GDP低于中國。中國人的富裕程度沒有像我們想象中的那麽糟糕,如果全世界70億人口按照人均GDP分成7檔的話,中國占據第3檔,印度占據第5檔。

  當然,中國離發達國家還有很不小的距離。世界上有37個國家或地區進入了發達國家行列,其中台灣排名正好是37,人均GDP是2.3萬美元。在人口超過1000萬的人均GDP最高的十個國家中,除去人口僅1000多萬的荷蘭、比利時,剩下的八個(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日本),無一不是經過一兩百年的持續發展才建立起來領先優勢。中國在向兩個100年的目標前進的道路上,科技創新的支撐與引領作用必須得到充分的重視,但這些發達國家的曆史經驗也啓示我們:科技作爲生産力要素,從孕育形成,到驗證完善,到應用推廣、形成生産力、顯現出拉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整體效果,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每一個螺旋都需要周期。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一點,並打好提前量。作爲科研工作者需要具備嚴肅態度、理性精神和踏實行爲,不是精神上的“急行軍”就能達到我們追求的“世界一流”的目標。

  我們預測,到2050年,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和與之相適應的科技支撐,大致如下三步走:

  第一步:2015年-2025年,保持中高速的增長,人均GDP超過1.2萬美元,擺脫中等收入陷阱,東部發達地區(2015年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的有11個省市,5億人口)的人均GDP超過第二檔主要國家(俄羅斯、阿根廷、巴西、墨西哥等,約5億人口)。實現這一步,主要靠新型城鎮化和“一帶一路”戰略。科技的主要支撐作用是通過“互聯網+”和“智能制造”技術幫助企業生産出性價優良的高質量産品。

  第二步:2025年-2035年,人均GDP能接近2萬美元,中國整體進入第二檔,成爲中等發達國家,東部八個發達城市(北上廣深津甯蘇杭,約1.5億人)的人均GDP超過第一檔的韓國、西班牙、沙特,台灣等(約1.4億人)。要達到這一步的目標,中國成爲創新型國家還不夠,還需要靠“引領性創新”來形成核心競爭力及其高附加值,才能與這幾個發達經濟體進行競爭。

  第三步:2035年-2050年,中国整体稳定在第二档,东部八个发达城市的人均GDP超过日本(约1.27亿人,2014年人均GDP 3.63万美元),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达到这一步的目标,就需要更多的世界级原创性成果。通俗的说,就是诺贝尔奖、图灵奖这种级别的科技成果。

  所以,計算所爲了在短期(10年)、中期(20年)、長期(35年)實現科技對經濟的支撐作用,在增量改進性創新、引領性創新、世界級原創性成果三者之間要做一個合理的布局和人才儲備,科技比經濟要有10年左右的提前量。

  二、對引領的認識

  計算所的一個定位濃縮成一句口號就是“引領創新,爭做源頭”。源頭是針對搖籃和龍頭講的,過去計算所的價值體現在“中國計算機事業的搖籃”和“戰略高技術自主創新的龍頭”上,未來的價值要體現爲“IT産業的源頭”。下面談談對“引領”的認識。

  如上所述,按照我們“三步走”的預測,在每個階段,科技要達到一定的引領水平,才能實現對經濟發展的驅動作用。那麽計算所這樣的研究所,每個階段要達到的水平,有沒有類似的對標單位或者基准(benchmark)呢?

  2050年,我們要做到與國際計算機學科第一名可比,對標就是斯坦福大學。我們從師資隊伍、成果影響、校友情況等三個方面來體會一下這個對標。斯坦福大學1965年成立的計算機學科,與U.C.Berkeley、CMU、MIT並列世界第一,師資隊伍上,56位全職教授中18位圖靈獎得主、21位美國兩院院士,超過80%教授畢業于Top10計算機學院。在成果方面,文章引用次數世界第一,80%方向引用次數居世界前五,孵化了Cisco、Yahoo、Google等企業。在校友情況上,超過150位畢業生在美國一流大學任教,斯坦福大學的校友每年創造2.7萬億美元收入,居所有大學之首。做到這樣的水平,才能稱爲引領。

  2030年,我们要达到国际一流计算机学科的水平,对标可以参考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洛桑)(EPFL)。EPFL在欧洲及世界上都是一所顶尖的理工院校,在工程科技领域享有极高的声望,其计算机学科在欧洲排名第二,是近十年全世界发展最快的计算机学科。在师资方面,40位全职教授,其中1位图灵奖得主,超过10位ACM Fellow,超过50%的教授毕业于或曾在Top10学校工作。在成果方面,EPFL领导了欧洲大脑计划,多次获国际顶级会议最佳论文奖,吸引了微软、谷歌、高通等企业资助。在校友情况上,很多毕业生能直接获得斯坦福、耶鲁、UIUC等大学的教职。这些是我们中期阶段做到引领要达到的参考指标。

  面向2020年,计算所最大的压力来自成“大事”,就是下一个联想、曙光、龙芯在哪儿? 就“大事”和“引领”这两个关键词,有几点值得我们思考:

  1、“大事”是來自行業還是平台?“大事”就是一個“拔尖”的成果。在中國拿住一個行業的重大需求,更容易成“大事”。譬如,科學院的深海機器人、魚雷、SAR雷達、軍用寬帶通信、軍用物聯網、宇航器件等,計算所曆史上的國防計算機、石油計算機、近期的國家信息關防、眼前的網信辦大數據應用、軍隊大數據應用、信號數據融合系統等。進入到這些行業,路徑相對較短,圈子相對封閉。但同時,每個重要行業,都會有相應的研究力量自己去做這些應用,尤其是信息技術中的通用技術,很多時候不需要我們幫忙。計算所的曙光、龍芯、與華爲的合作、未來網絡走的是平台的路子,天玑、晶上等現在是做行業的例子。垂直行業的路子要成功,就必須和需求緊密結合;平台型的路子要成功,不和領導型企業深度合作是很難成功的。

  2、做“大事”,並不等于就是“引領”。“引領”是我們的長遠目標,“大事”是現實的壓力,這其中的平衡對我們也是一個考驗。從技術含金量、與産業的距離兩個維度來觀察我們的科研,大致能有如下分類:高技術類研究可分爲重大任務型、引領産業型、學生培養型、問題驅動型;基礎研究類科研可分爲科學發現型、前沿研究型、文章驅動型、改進提高型。目前,計算所各個類型的研究都需要,但最缺少還是引領産業型和前沿研究型。在現在這個階段,引領性研究如果能占到四成比例,就很理想了。

  計算所“引領”型工作長得像什麽樣,一句話概括就是:“成體系的引領産業的原始性創新”。“成體系”是從上向下看,強調完整性,能說出符合國家重大需求的“大故事”;“引領産業”是橫向看,強調得到産業界和企業的認可,核心是技術的國際競爭力;“原始性創新”是從下向上看,強調學術界的認可,核心是科研人員的國際化。做到三者缺一不可,才能避免原始創新的碎片化。

  3、办企业的价值也在于“引领”。下表所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计算所一共办了95家企业,只有4家企业销售额过亿,10家过千万,绝大多数公司死了,剩下的多为小公司。对这个历程,我们有几个观察:计算所平均每十年左右培育出一家“独角兽”公司,这样的企业由初创到成功大约需要二十年时间。如果按照这个观察推断,预计在2025-2030年,计算所会再培育出一到两家成规模的大公司。但是,我们对产业的贡献靠办成了多少公司、创造了多少销售额、获得了多少技術轉移收入来体现吗?无疑这些是必要的基础数据,但根子还在于技術轉移对产业的“引领”作用,联想代表了我们对“中关村一条街”时代的引领,曙光代表了我们对战略高技术规模产业化模式的引领,龙芯代表了用市场化机制来实现CPU生态系统自主可控的引领性探索。


計算所成立公司的情況

  三、計算所“十三五”規劃

  信息化經曆了以計算機一元世界爲特征的IT1.0時代,到以人-機二元世界爲特征的IT2.0時代,正在向以人-機-物三元世界爲特征的IT3.0時代發展,信息技術的範式正在發生變革:從算得快變成算得多,從事務型計算變成通量型計算,從聚焦數據通路變成關注控制能力,從數據分析變成信息融合,從單模智能變成多模智能,從高熵系統變成低熵系統,等等。IT2.0時代人(十億級)-機(億級)間的二元互聯,催生出智能手機和雲計算等核心技術,IT3.0時代人(百億級)-機(十億級)-物(千億級)間的三元融合需將IT基礎設施的能力提升3個數量級,計算技術面臨巨大挑戰。

  基于以上判斷,計算所“十三五”規劃的總體思路可以概括爲:

  1、引領創新:計算所的發展模式從自主創新轉變到引領創新(即斯坦福模式),到2030年把計算所建設成爲世界一流研究機構。

  2、信息高鐵:面向“互聯網+”國家重大需求,通過建設中科院網絡計算創新研究院,引領中國“信息高速鐵路”技術的發展。

  3、産業源頭:支撐企業實現三個100億的産業目標(曙光市值100億美元、嵌入到華爲等企業IT産品銷售100億人民幣、創業公司市值100億人民幣),計算所成爲中國計算機産業源頭。

  “十三五”期間,科研與管理規劃的四條主線包括:

  1、服務信息高速鐵路的技術與系統

  美國的“信息高速公路”計劃促進了互聯網的普及和繁榮,在我國也誕生了很多重要的互聯網企業,但目前我國的人均信息消費尚不及美國的1/30,甚至不及經濟水平相當的巴西的1/3,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國用戶多、網絡基礎設施不足、用戶體驗差。正如我國把高鐵作爲人口衆多的中國的核心交通基礎設施一樣,我國也應構建高效能、高智能、高通量的信息基礎設施,也稱“信息高鐵”,促進國內的信息消費,支撐“互聯網+”戰略落地。“信息高鐵”與“信息高速公路”相比最突出特點是強化“控制”功能,通過有序管理和可重塑實現高效能,通過高通量計算實現高性能和低成本,通過大數據和萬物感知實現高智能。爲了支撐“信息高鐵”,需要研究通用大數據引擎、高通量雲服務器、海計算機、服務控制路由器、超級基站等五大核心裝備,構成完整支撐端、網、雲、數、用五個層次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

  2、面向網絡信息空間安全的技術與系統

  主要包括:(1)自主處理器:研制自主可控的國際先進水平的通用多核處理器,初步形成産業鏈,在軍工安全、黨政軍信息化等應用領域占據主導地位。(2)海洋感知:研究海洋信息感知與數據融合技術,研制海洋環境感知核心元器件,構建海洋開放大數據平台和全球海上目標知識庫,具備全面服務國家涉海部門的綜合能力。(3)視頻監管:研制高速高精度、全網規模的視頻分析處理系統,滿足國家互聯網視頻監管的新需求。(4)情報分析:形成領先的六大能力,即ZB級數據分析、全維態勢感知與關聯分析、全域覆蓋與融合處理、全程閉環自增益服務、全息數據展示、成體系綜合對抗。

  3、成體系的基礎前沿研究

  計算機體系結構國家重點實驗室重點研究體系結構中的訪存不確定性、計算不確定性、通信不確定性、控制不確定性、功能不確定性等難題,研制新型智能計算系統。中科院智能信息重點實驗室重點研究多模、自主智能計算技術與系統,研制機器人/盲人的視覺導航原型系統,讓高端嵌入式設備具備實時准確的萬物識別能力。中科院網絡數據重點實驗室重點研究數據湧現智能,解決數據、計算與人機割裂的問題,構造貫穿數據全生命周期的協同計算模式,實現數據驅動的社會智能。移動計算與新型終端北京市重點實驗室研究一體化融合終端、智能移動業務、寬帶移動計算系統中的關鍵技術,重點突破低功耗器件、多模智能感知與交互、支持雲計算的協同移動通信技術。

  4、秉承“從優秀到卓越”的理念,營造“壘高台”的文化氛圍

  “從優秀到卓越”是計算所邁向世界一流研究所的文化基石。“十三五”期間既要重視“拔尖”,更要營造“壘高台”的文化氛圍,通過拔苗助長、或花大錢引進,可以搞到“劉翔”、“姚明”,但沒有耐心一點一點地壘學科高台,就沒有可能成爲世界一流的組織。圍繞“源頭”定位,大膽進行機制體制的創新,進一步優化研究所組織架構,積極策劃和爭取資源,構建面向世界一流研究機構的人才結構,深化科教融合,承辦世界一流的計算機學院,建立産業發展加速器以幫助創業企業加速成長,進一步規範財務管理,樹立經營理念,做好科研支撐服務,推進新園區建設,做好後勤保障服務。分所要爲機器換人、智能制造、培育IT企業與産業聚集、新型園區建設,做出我們的貢獻。

  在IT1.0時代,計算所用打破封鎖的技術滿足國家戰略需求,但未能形成規模化企業;在IT2.0時代,計算所用有市場競爭力的技術滿足國家重大需求,培育了聯想和曙光,但未在原始性創新上取得大的突破;面向IT3.0時代,計算所的目標是用引領創新的技術滿足國家重大需求,以原始性、顛覆性技術爲源頭,促使華爲等中國企業成爲國際舞台上技術引領型IT企業。在第八屆中美互聯網論壇上,參加的有300多人,最後有機會與習近平主席合影的中美各14人,中方的14人中,有2人所代表的公司與計算所有直接的關系,一個是聯想,一個是曙光。試問:計算所在十年之後能讓誰站在同樣的位置?

  (根据孫凝晖所长在2016年计算所春季战略规划会上的讲话整理而成)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所長信箱
 
京ICP備050028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