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登錄 | 所務辦公 | 收藏本站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首頁 計算所概況 新聞動態 科研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技術轉移 研究生教育 學術出版物 黨群園地 科學傳播 信息公開
計算所概況
計算所簡介
所長致辭
現任所領導
曆任領導
學術委員會
計算所定位
院士專家
組織機構
曆史沿革
院所風貌
現在位置:首頁 > 計算所概況 > 計算所定位
再談計算所的一個定位
【打印】【關閉】

  一.一個定位 

  经过一年多来的广泛讨论,计算所所务会将2011-2030年的一个定位描述为:“创建学术前瞻的引领产业型战略高技术研究所,保障国家信息安全,成为中国计算机产业人才与技术的源头。在计算技术学科的计算机系统、网络、智能技术三个主要研究领域,开展以体系结构与算法为特色的学术研究、技术创新、技术应用与技術轉移,率先成为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所。”

  這個描述定義了計算所在“創新2020”時期的類型、價值、研究領域、學科特色、工作屬性、和最終目標。

  二.引領産業型戰略高技術研究所 

  在研究所的定位中首先要回答的是:我们是什么style(类型) ?

  1.科學院在國家創新體系中的位置與比較優勢

  在國家創新體系的布局中,大學、行業、軍隊、企業都是有“地盤”的,因此定位是固定的。科學院面向國家戰略需求、面向世界科學前沿,分國家之憂,急國家之需,但是具體做什麽要自己根據當期的形勢找出來,爲政府部門、行業、軍隊、企業服務。

  有三个关键词是科学院在每个阶段重新找定位所共同的:使命(mission)、引领(leading)、加速转移(accelerating transfer)。

  使命的含義是有一個完成時間明確、目標具體而清晰的重大任務;引領的含義是在科學、技術、思想、體制等方面能夠比友軍領先一步,尤其是率先開辟新方向新道路;加速轉移的含義是將思想、核心技術、可轉移的技術秘密(know-how)、關鍵部件、人才、研究生等加速轉移到體現最終價值的“用戶”那裏去,這一點常常被忽略了。

  科學院在打破封鎖的50-60年代,在改革開放後打破市場壟斷的80-90年代,在自主創新、跨越發展的21世紀,爲國家做的貢獻都具備這三個特征。大學、行業、軍隊、企業都不同時具備這三個關鍵特征。

  科學院的主要産出應該是創造新的知識,豐富人類知識寶庫,通過提供與應用新知識爲國家做貢獻。科學院與大學、行業和企業相比,具備比較明顯的獨特性與優勢的是:能夠代表中國大國地位的世界水平的大科學家;基于大科學裝置的基礎研究、需要組織大團隊協同工作才能完成目標的基礎研究;目標明確有限時間內可達的重大公益類研究;軍工與國家安全急需中的“硬骨頭”、需要先行探索前進道路的預先研究;戰略産業和新興産業需要的引領性技術、和産業核心共性技術;培養比大學教育更加面向高水平任務的科學、技術與工程人才。

  2.信息領域國家重大需求

  在信息領域首要的國家重大需求是安全,國家信息網絡空間的安全,以及國家信息産業和信息化中核心部分的安全,這也是戰略高技術研究所的首要任務。最重要也是目前最迫切的國家重大需求是如何從信息産業的大國發展成強國,以及實現《關于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意見》中的描述:“加快建設國家創新體系,著力構建以企業爲主體、市場爲導向、産學研協同的技術創新體系,在2020年前建成創新型國家。”

  据2012年电子信息产业统计公报,我国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已据世界第二,手机、计算机产量占全球出货量的比重均超过50%,稳据世界第一, Gartner的数据显示,联想超越惠普成为全球第一大PC厂商。

  我國規模以上電子信息制造業銷售利潤率僅有4.1%,中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年利潤總額尚不抵蘋果公司一家,2012年蘋果獲得了智能手機市場73%的利潤,三星獲得了26%,全世界其他廠商爭搶剩下的1%。2011年世界500強中與計算機相關的有30家IT企業,中國電子的純利潤率是0.5%,鴻海是2.4%,聯想集團的純利潤率是1.5%,三星是10%,華爲公司作爲中國唯一跻身全球研發20強的企業,2011年研發投入約30億美元排18位,純利潤率是13%,IBM是15%。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年銷售收入大于3億元的大型企業,研發經費占銷售收入的比重只有0.52%,我國的企業還沒有成爲技術創新的主體。

  核心技術不足導致在産品上沒有定價權,是長期制約中國信息産業發展的一大痼疾。科學院責無旁貸應擔當彌補這一差距的曆史重任。

  3.與國內外科技創新單元的比較

  在国际上有参考意义的有Xerox PARC(施乐帕克研究中心),法国INRIA(国立信息与自动化科学研究所),美国Standford大学。

  Xerox PARC坚持前瞻性创新研究,与公司的产品不直接挂钩。它的创造性研发成果包括:个人电脑、激光打印机、鼠标、以太网、图形用户界面、Smalltalk、页面描述语言Interpress(PostScript的先驱)、图标和下拉菜单、所见即所得文本编辑器、语音压缩技术等,它们对硅谷的形成和美国IT产业的领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INRIA是戴高乐总统为了反对美国对法国的计算机禁运而成立的,逐渐发展成学术领先、服务国家安全与产业的国际化研究所。经费的70%来自政府固定拨款,课题的80%与军事、安全、航空航天相关。科研组织为PI模式,有8个分布式的研究中心,5个科研领域,约25个科研方向,约170个动态生灭的课题组,课题组平均20人,生命周期4-8-12年,课题组与国际、大学或企业合作密切。近年来有270项专利、110个startup公司,每个方向都配备了技術轉移人员。

  Standford大学自称是“创业型大学”,拥有众多世界一流的学者和学生,2012年全世界大学计算机系排名第1,它奠基并创建了硅谷,毕业生们创造了世界众多一流IT企业,包括HP,Cisco, eBay,Google,Sun,Yahoo,以及数以百计的美国知名上市公司。它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我國信息領域華爲、聯想等骨幹企業,與IBM、Cisco等跨國公司在技術方向判斷、高端産品研發和技術儲備上,還有較大的差距,絕大部分是在跟蹤,靠自己慢慢培養創新能力需要很長的時間。計劃經濟時期各行業研究院所中,改革開放後航天、航空等保持了較強的完成國家重大任務的研發能力,電子信息領域的行業研究所、軍隊科研機構幾乎都面向國防科研,以及一些標准化工作。大學的主要責任是傳播知識、創造知識,研究一般沒有明確的出口,也沒有做到爲企業提供核心技術。科學院已具備無可爭議的高級人才教育機構、基礎型研究所、公益型研究所、軍工型研究所,尚缺乏一類“引領産業型研究所”,即通過前沿研究爲戰略性新興産業提供關鍵源頭技術的研究所。

  三.中國計算機産業人才與技術的源頭 

  在研究所的定位中其次要回答的是:我們的value(價值)是什麽?

  回顧計算所56年的發展曆史,它對國家的價值體現在:與兄弟單位一起主導建立了中國計算機學科;通過科研人員的艱苦奮鬥,打破了西方封鎖,爲滿足兩彈一星等國防科研的計算需要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通過堅持自主創新,打破了跨國公司的市場壟斷,支撐了聯想集團等計算機産業的發展;計算所被當之無愧地稱爲“中國計算機事業的搖籃”。

  計算所在曆史上,通過技術創新對中國計算機産業的發展起到一定的引領作用,是聯想PC、曙光高性能計算機、龍芯CPU這些國産品牌和骨幹企業的技術與人才的源頭,未來要力爭成爲華爲雲服務器、聯想智能終端、其他技術領導型IT企業的源頭,支持企業再造一個新華爲、一個新聯想。

  要成爲中國計算機産業的源頭,既不能與産業脫節,又不能離企業太近,還要加快原始性創新的産出速度,和科研要素的流動速度。首先,學術的前瞻性是根基,重視重點實驗室等各類學科建設,著力培養高端科學家和拔尖青年學術人才,提升研究所的國際學術影響力。其次,加速轉移人才和技術是重點,通過專利許可與轉讓、商標授權、企業委托項目、職業技術培訓等一切可能的形式來加速轉移技術,通過體系結構和算法精品課程等特色鮮明的研究生教育、企業聯合實驗室、科研人員下海等多種模式加速轉移人才。最後,分類服務四類企業是抓手,包括PI創業的startup公司,企業聯合實驗室服務的領導型大企業,分所服務的地方特色企業,以Lab創業和支撐國家戰略新型産業爲特征的骨幹企業。

  中國IT産業前景遠大,中國客戶端設備已是全球第一、服務器全球第二,2020-2030年中國計算設備數量有望成爲全球第一,我們要爲這個戰略新興産業提供不可或缺的、成體系的技術。我們期望在“創新2020”期間推動實現“三個10%”:中國IT産業(本土)占世界IT市場10%,科技界産出的核心技術的附加值占中國IT産業10%,中國計算機企業的純利潤率超過10%。

  四.端網雲信息基礎設施 

  在研究所的定位中最後要回答的是:我們重點科研工作做什麽?以及達到目標的重大管理舉措是什麽?

  1.計算所做什麽?

  計算所“一三五”規劃選擇發展“人機物”三元融合技術和“端網雲”信息基礎設施,掌握“成體系”的前沿技術,通過完善與創新機制體制加快向企業轉移知識、技術和人才,在中國計算機産業做強的過程中起到不可替代的引領作用。

  计算所通过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络数据科学与技术重点实验室,和智能信息处理中科院重点实验室,分别对应计算机科学的三个基本挑战:Charles Babbage’s Machine(计算的自动化),Vannevar Bush’s Memex(信息的广泛联系),Turing Test(智能的构建),通过移动计算与新型终端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对应惠及大众的信息技术需求,建立起完善的学科布局和基础研究体系。

  三個突破是“通用處理器、高性能計算機、網絡大數據”,與五個培育組成在端網雲信息基礎設施上的八項重要工作,“龍芯、曙光、天玑”是計算所三大品牌,工作內容和預期重大貢獻是:

  1)多核處理器:研制應用協同的通用多核處理器,解決軍隊和國家安全領域重要IT設備的安全問題,長遠目標是提供核心共性技術、引領形成一個中國占較大發言權的市場規模達千億的信息産業生態系統。支持龍芯公司成爲處理器領域骨幹企業。

  2)高性能計算機:研制面向高通量數據處理的衆核處理器、應用協同的百億億次(E級)超級計算機、十億級並發(G級)高通量計算機,爲國家戰略安全和重大基礎科學研究提供必要的超級計算能力,爲國家信息化提供類似于三峽電站這樣的重大信息裝備。支持曙光公司成爲著名國産品牌和雲計算産業的技術型領導企業。

  3)網絡大數據分析系統:研制網絡大數據平台、處理引擎、核心算法、和應用分析系統,服務國家安全等重大需求。支持國家核心部門與互聯網大企業的發展。

  4)雲服務器:研制雲計算數據中心的新型計算設備,包括負載處理器、面向互聯網與雲計算的超級服務器、ZB級雲存儲系統、新型編程與運行環境等,支持華爲公司在計算機領域進入世界前五、乃至三甲之列。

  5)超級基站:研制無線寬帶通信新型基站設備,包括基帶芯片、協議棧、資源全局管控系統等,解決密集人群條件下無線資源不足的問題,提供未來蜂窩移動通信網絡成套技術。支持軍工部門與電信運營商的發展。

  6)虛擬路由器:研制軟件定義新型網絡路由設備,支持構建具有全新體系結構和創新業務的未來網絡,實現網絡技術創新的驗證,與虛擬運營商業務垂直整合與定制。支持國家大科學工程與電信運營商的發展。

  7)終端智能化:面向智能終端與互聯網新興産業,發展體現泛在化、專業化、個性化的慧及大衆的智能處理與普適計算技術,將各類終端的智能化指數提高一個層級,支撐國家網絡文化産業的需求。支持聯想、百度等大企業提高國産品牌終端與網絡服務的技術含量。

  8)教育信息化:發展惠及大衆的e-Learning核心共性技術,如網絡教育信息系統與工程、支持新型教育方法的智能技術等,實現計算機技術的泛在學習。支持國家開放大學、國家教育電視台等單位的發展。

  2.計算所什麽“不爲”?

  “多”是中國科技界的定位不斷變化、發展速度過快的必然産物,也是影響一個組織攀登新的高峰的負擔,但知道“不爲”易,在“國家事業單位”的體制下清理“不爲”難,計算所力圖在“國立研究所”的體制外增加一些市場機制體制,盡早輕裝上陣。

  对科学院的高技术类研究所而言,与企业在同一层次的技术研发工作在本部应该“不为”。计算所逐渐将这类工作连人带技術轉移到投资企业、合作企业,与地方政府合办的地方事业单位性质的分所、企业性质的分部中去。

  不在國家戰略需求中的技術研究工作可以“不爲”。計算所采取不給新增資源、自然淘汰的辦法逐步將這類延續性的研發減少到極低的比例。

  在信息领域 10年以上都没有转移转化出去的技术开发性的工作应该“不为”。计算所采取措施让他们逐步转型到为产业培养高端技术与工程人才。

  3.重大管理舉措

  除了一流的管理、一流的人才、一流的環境外,建設引領産業型研究所的重大管理舉措還要圍繞“四個圈”和“四個車輪”。

  把科研价值链划分成知识创新圈(国立研究所)、技術轉移圈(网络型研究所)、成果辐射圈(关联企业)、社会经济圈(关联组织)四个辐射圈,将计算所的各个组织、各项工作有效地分布在这四个圈里面,进行知识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技术直接转移与产业化、技术应用和知识传播,使得计算所的引领性创新和技术成果能够逐层扩散开来,形成贡献和影响。

  引領産業型研究所有五個要素:需求、學術、技術、産業、和資本,技術産業循環圈、學術技術循環圈、需求科技循環圈、資本科技循環圈是連接這五個要素、驅動計算所這輛戰車前進的四個車輪。

  技術産業循環圈,盯住的就是我們常說的科研經濟兩張皮的問題,通過各種措施、政策鼓勵加速技術與人才的轉移,提高技術轉化率,計算所最新采取的企業聯合實驗室就是將前沿技術和領導型企業建立紐帶關系、轉移關口前移的舉措。

  学术技术循环圈,盯住的就是我们经常忽视的学术技术两张皮的问题,解决的是技术与产品的含金量问题。我国有不少学科方向学术上世界领先,但是相关的技术和产业却不尽人意,正是这个两张皮导致的。计算所以集成展示平台作为抓手,以更加直观、更具显示度和说服力的方式来展示学术创新、基础研究成果的“real stuff”和价值,进一步牵引学术方向,加大向技术与系统转移的力度。

  需求科技循環圈,就是以國家重大需求和價值來導向整個“學-研-産”循環,這裏特別難的是保持科學家的良知和理性,不盲從于政府的號召、領導人的講話、學術泡沫和大額經費,做出經得起曆史檢驗的判斷和決定,堅定地以“科研爲國分憂,創新與民造福”爲一個國立研究所的核心價值觀。

  资本科技循环圈,就是技术经营、投资等非科研经费收入对“学-研-产”价值链的激励,好资本是科技发展的加速器,硅谷风险投资和企业捐赠对美国高校的作用有目共睹。计算所通过中科算源控股公司、NPO性质的计算所技術轉移中心、计算所参股企业、专利拍卖机制、紧密合作的资本平台、计算所技術轉移品牌“ICT Support”等措施,大幅提高把技术变成钱的经营能力,并且建立灵活多样的适应发展需要的收益分配机制、股权激励政策、技術轉移奖励条例,鼓励涌现出更多的“知识英雄”。

  我们选择的这个定位价值链很长、科研要素很多、事情很复杂,做成大事很难,面临着很大的挫折和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但计算所人别无选择,唯有奋勇前行,前赴后继,靠热血、汗水和泪水趟出一条道路出来, 做出满足科学院“创新2020”要求的重大贡献,不辜负国家与人民对我们的期望。

  (注:本文根據2013年計算所戰略規劃會上的發言整理而成)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所長信箱
 
京ICP備050028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0號